縱橫 – 永光 e電園

縱橫

  • 少年團助導退修日── 有重量的生命分享

    文:Teen路支援隊/曾珊芳

    一整天的退修,給予我很多靜思、分享和聆聽的機會。

    今天我細味了很多生命故事,幾位曾擔任助導的同工真誠地說出他們經歷過的難關和現在的困難。言談間深深感受到助導們在牧養和自身成長中的難阻。我們都不是完美,也不是刀槍不入的鐵人,但是,我們所經歷的不只是難處,或把你弄傷的毫無意義的事,傷痕的背後定必是無盡的恩典,因為神應許與人同在。

    在靜思的時間,回想這半年在Teen路支援隊事奉,聖靈的聲音強烈地提醒我,我很需要群體,不是群體需要我。弟兄姊妹不是我們生命中的過客,而是我們很重要的同行者。生命故事經思想和反省後與弟兄姊妹分享,不是要我們說出自己曾經有多不堪回首或有多光彩,相反,而是要藉這些經歷成為他人的鼓勵和扶持。有分量的生命分享,能帶來安慰、感動和滋潤人心的功效。

    感謝那些曾與我分享過生命故事的屬靈前輩,因為你們的見證充滿了生命感染力,每個分享都讓我看見上主如何領你們走過死蔭的幽谷。讓我深刻地體會到:「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篇廿三4)

    弟兄姊妹,今年的大堂主題是:屬靈分享──肢體結連感染生命;信仰對談──持續佈道盛載初生。不論是少年團或青年團的你,也應把握機會,以不同形式去分享生命,不要吝嗇任何能影響生命的機會,你的分享對身邊弟兄姊妹所造成的積極的影響,你自己也沒法知道。

    閱讀全文
  • 縱橫 338 期

    下載pdf 版本

    vh_338_cover

    閱讀全文
  • [縱橫 – 338] 一起跑那當跑的路

    文:史提反之家/潘明駿家長

    有人曾經以「馬拉松」來形容人的一生。

    從小就「起跑」,輕裝上陣,牽著爸媽的手,在跌跌碰碰中漸漸長大。人大了,便鬆開父母的手,或與伴侶牽手同跑,或與戰友並肩而行;追趕學業,奮力工作,滿足生活要求……路有時容易走,但少不免遇上崎嶇難跑的路,友伴也逐漸在分岔路上各走各路。

    「成家養兒後,生怕變了怪獸家長,內裏卻盡是恐懼、比較、壓逼……」

    「在事業上攀爬,追名逐利,渴望成功,欲擁抱理想,到頭來卻只是白日夢一場……」

    「努力半生,用汗水換來成就的同時,卻要與健康揮手道別……」

    跑的路程越長,全身肌肉也越來越酸軟,有時更雙腿發麻,肩頭沈重,路彷彿更難行,步伐亦不自覺地放慢下來……很想咬緊牙關走下去,但身體和心靈都泛起停下來休息一會的呼聲:

    「我為何而跑?哪裏才是終點?」

    「迷失、孤單、無力、不安、失落……」

    「哪裏才可以尋到平安?哪條才是我當跑的路?」

    「當跑的路」佈道會藉著舞台演繹、歌曲、短片、圖片及文字信息展示生命的真實光景;更有弟兄姊妹分享他們信仰人生路的真實經歷,基督信仰如何成為他們人生路上的力量,如何在困境絕路上,使他們跑出新生命。

    But you, Timothy, are a man of God; so run from all these evil things. Pursue righteousness and a godly life, along with faith, love, perseverance, and gentleness. Fight the good fight for the true faith. Hold tightly to the eternal life to which God has called you, which you have confessed so well before ... 閱讀全文

  • [縱橫 – 338] 承接福音棒

    文: 以法蓮佈道隊/楊德華弟兄

    牧長經常教導:「若有人能承擔這事奉職分,你便讓給他,並尋找另一項新挑戰;若要將職分交棒,必須在這隊工正是如日方中之時,好讓接棒者有足夠人力物力來繼續運作。」2014年暫別耕耘了六年的隊工,由起初只有我和兩位姊妹作開荒,至離開時已共有五十多位同工及穩定的慕道者,這都是神大能的作為。vh_338_3

    既然神讓我目睹青年團第二堂的佈道隊工甚少,又沒有團隊以40至55歲的慕道者作傳福音對象,我便有責任堵塞這破口,正如前藍領佈道隊(基青的前身)隊訓:「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凡事謹慎,忍受苦難,作傳道的工夫,盡你的職分。」(提後四2上及5)

    經過深切的禱告及牧者的審批,隊工終於在2015年1月成立,名為「以法蓮佈道隊」,意思是神使我在受苦的地方昌盛(創四十一52)。由於是新成立的隊工,沒有固定的框架,接著便要決策及面對一大堆問題,例如:聚會時間及信息、慕道者及同工來源、栽培、凝聚力、屬靈團契、隊工信格、影印咭等等,都需要從上主而來的智慧,並尋求祂的啟迪來處事。

    於隊工成立初期,我們先定下每月的同工祈禱會,將神放在首位。雖然只有我和一位姊妹,人數多寡並不重要,重點是在靈性上合而為一,建立互信及同一個心思意念,再坦誠地分享意見才決定,讓彼此感到被尊重,又可增強內聚力,難題便會一一解開。隊工至今已成立了十六個月,由沒有慕道者到現時有八位慕道者,其中七位是穩定出席崇拜的,兩位已在上個月完成栽培班,本月將會再開栽培班,有三至四位被栽培者。

    vh_338_2主耶穌三次對西門彼得說:「你餵養我的羊」(參約廿一15~17),所以,我們作為栽培員要熟讀神的話語來牧養羊群,無負主耶穌的託付。無論前路有幾多崎嶇難阻,只要我們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我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守我們的心懷意念。(參腓四6~7)

    閱讀全文
  • [縱橫 – 338] 在限制中發揮創意

    文:鄭嘉偉幹事

    大家好,我叫鄭偉,是永光堂負責影片事工的全職幹事。因為工作的關係,曾經有不少同工向我抱怨教會播放影片有諸多限制,難以發揮創意,不知道大家會否有同感?

    因小弟今年正在進修電影編劇課程,所以有幸與眾多電影業界資深導演、編劇交流,聽他們分享創作經驗。才知道創作的「限制」不是永光堂獨有的。電影業界的創作,不是齣齣均可以像王家衛電影──用燒銀子和時間的方式製作;製作時間會有限制,有知名度的演員收取的片酬並不便宜,拍攝的資金又未必充足。更甚者,故事內容、導演選角亦要得到投資者的認同和賞識,因為很多時投資者是出資找人拍電影,而非自己「落水」拍電影,所以對電影內容會有很多奇怪的要求,例如:要增刪某些劇情,或要求起用特定的演員(不論選角是否合適)等等。大家欣賞電影時,如果發覺有一些「奇怪」的人、物及劇情,不要太過責難導演,因為很多時候他們都是身不由己的。

    其實限制反而能夠激發創意,以填詞為例,廣東話有九聲,歌詞既要有意思,又要填上正確音韻的字詞是有十足難度的。如果不理會音韻之正確,只按意思填詞,這樣雖很自由,但也會出現很多可笑的情況。曾有一首舊詩歌的歌詞用粵語唱出來是這樣的:「我(音柯)是主(音豬)的羊」,這與麥兜故事的《春田花花幼稚園校歌》有異曲同工之妙。

    人的腦袋其實是懶惰的,不論是填詞或創作故事,都會先出現最簡單直接的字句和想法,但當有限制出現時,最直接的想法往往是用不著的,正如上面那句歌詞,第三個音是第一聲(陰平),但填進的「主」字卻是第二聲(陰上),唱出來就會變成歪音。但第一聲的字也有很多選擇,如:諸天的「諸」、珍珠的「珠」、「於」、「舒」、「精」等等;在反覆思考的過程中,新的組合、新的意念便會出現,這便成為了創意。

    那麼在永光創作的限制是甚麼呢?其實不是「限制」,而是恪守原則。永光堂是負責任的教會,即使是傳道人在講台證道,須在講道前三週寫好講章,呈總監督的批改,絕不胡說八道。崇拜主席領詩更須在八個禮拜前便需要交歌交稿,修改完又修改,再花時間綵排。

    記得有一年,我需要製作一段影片,提醒弟兄姊妹在繁忙時間多走樓梯,讓有需要的人先乘搭升降機。我寫了一段「Lift龍」為禍樂富的開場白,再引伸此龍乃由眾肢體所形成,再提出幾個建議消滅惡龍。當時有位同事告訴我:「堂主任一定不會批准這種奇怪構思的。」但事實證明堂主任讚許不已,當年也播放了出來給大家看。

    永光其實是十分歡迎創意的,只是我們的創意要帶出正確的信息。盼望各位肢體在教會參與有創作成分的事奉時,不論是創作詩歌、寫劇本、製作影片等,均多作思考,使我們成為既乎合真道,且有創意的群體。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