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分享

  • 漆黑中作光(一)
    羅翠璧宣教師

    近日社會上的不公、暴力、謊言,盡見人性的醜惡,令人深感難過。那惡者在人心中不斷撒播仇恨,令人在以暴易暴的循環中彼此相害。眼見城市的轉變,自己亦不斷思考在這世代要如何活出信仰。作為在太平盛世中出生和長大的一代,我們的城市面對我們平生未見的困境,我近日開始嘗試閱讀關於一些在歷史上的基督徒的生平,看他們在艱難、充滿邪惡的時代與處境中,如何以他們有限的力量去實踐信仰、見證基督,希望從中得到一點鼓勵與啟發。

    其中一位吸引我視線的是在印度宣教的宣教士賈艾梅。她是一位出生於北愛爾蘭的基督徒,她在開西培靈大會(Keswick Convention)聽到中國內地會的戴德生牧師分享:「每一小時,世界上都會有四千人死去,他們沒有基督,沒有盼望的進入死亡之門」。後來她清楚聽到神的呼召說:「往普天下去」,於是她成為了一位宣教士。她曾經到日本宣教,因患日本腦炎而要離開,後來去了中國,輾轉又去了印度,去的時候只有二十七歲(1895 年)。她在那裡服事主,直到八十三歲(1951 年)離世,這五十多年來她未曾回去英國,一生義無反顧地為主擺上。

    當時的印度社會充滿了不公不義,女性地位低微,不少女性都受到性暴力的威脅。許多人名義上把自己年幼的女兒嫁給印度教的神,實際上是賣了女兒成為廟妓,供那些到廟裡膜拜的男人發洩情慾。賈艾梅其實也只是一個年輕女子,無法改變制度,但她默默地到印度各處尋找這些女孩;為了照顧這些女孩,艾梅和她的同工在多納村成立了育幼院,後來印度人稱她為艾瑪(意即母親)。

    艾梅的工作引來了不少攻擊,當地的印度教徒當然要否認廟妓這回事,紛紛指責艾梅說謊,甚至連當地其他宣教士都不信任她,處境十分艱難。有些受迫害的女孩聽聞艾梅的工作,會自己逃到艾梅那裏,當她們的家人來找艾梅時,艾梅堅決不肯把小女孩交給他們。有一次,艾梅為了幫助一位受其叔父迫害的十一歲小女孩而對簿公堂,被對方控以拐騙婦女的罪名。那次她以智慧的方式幫助小女孩逃走,交給可信任的基督徒照顧。最後女孩的叔父找到不證據,艾梅最後沒有被入罪,只是要付給法庭一大筆的堂費。本來艾梅是付不起這筆堂費的,但她禱告倚靠神,有一天收到一張英國寄來的支票,正好是堂費的數目,將錢寄給她的人說並不知道她有法律糾紛,只是有感動覺得要這樣做。

    艾梅就是這樣默默地倚靠神,幫助了一個又一個的年輕女孩脫離苦海,後來連男嬰也收養,培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小孩在基督的愛中成長。多年之後,她的工作得到了印度政府的認可與支持,最終由政府取消這種「嫁給神」的陋習。

    後來她因腳傷無法行走,纏綿病榻二十年,在這期間神讓她經歷了更大的生命轉化,因為不能四處奔走,反而在靈修上日益進深。她在病榻上寫了三十多本著作,亦不間斷地做牧養、輔導的工作,仍然展現出十分積極的生命力。

    艾梅與邪惡抗爭的方式,是默默無聲地救助被捆綁和受轄制的人,使他們得以自由,並將基督的愛帶給他們。也許她的生命也激發我們思考,在這大時代中,我們沒法改變制度,但必須堅持做人的工作,接觸困苦者的生命,將基督的愛帶給更多困苦流離的人。

    繼續閱讀 →

查閱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