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

  • [縱橫] 以家退修營——獻心會分享

    歐陽詩敏/以馬內利之家

    在今年以馬退修營中,其中一個環節是以言說上帝作操練,將生命經歷化作聲音句子,描繪上帝在我們生命中走過的痕跡。我也嘗試整理自己從韓國工作假期返港後的「單腳」生活,向大家分享一個車禍後的生活與生命改變。

    自從在韓國出了車禍後,我左腳腳踝到小腿粉碎性骨折,進行了幾次手術,之後就是漫長而折磨的物理治療。曾經看過一套電影將女性決心離開一段錯誤關係比喻為接受物理治療的過程——儘管是無比折磨,但仍要忍痛進行到底。

    每次治療帶給我的那種無力感不單是身體上的,那種每次走路都費好大的勁才能踏出一步,從房間到洗手間的距離足夠讓你放棄身體的需要;然而,心裡的無力感才足以把我打垮。我感覺自己像個廢人,不能去洗手間,不能洗澡,不能上班,不能賺錢……不能……不能……我還有沒有用?

    那段時間我甚至產生了一種「超能力」,能窺聽別人心聲的能力,我從別人的眼光就能讀到他們在想我:「啊!好可憐。」、「那麼年輕就這樣了……」、「要幫她嗎?她看上去走路有問題……」。

    「耶穌聽見,就說:『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太九12)

    感謝神,我這個病人接受了上帝的生命治療後,居然在變成殘疾人士的生活裡找到了對生命的釋懷和欣賞。我開始真心的佩服我自己,因為我知道我現在走的每一步是多麼的不容易,我是多努力去走好每一踏步。另外,我對身邊的人也變得寬懷了,沒那麼咄咄逼人。覺得差點都要見上帝了,還執著甚麼呢?還看甚麼不順心呢?最重要的是受傷讓我加深了對上帝的依靠和親密感,我感覺只有祂最明白我不能用言語描述的「痛」,上帝也應許了我的禱告——像正常人一樣生活,不被腳疾打倒。

    我深深明白現在走的每一步,是上帝的愛和我的努力共同走出來的,我感恩每天清晨的第一口呼吸,也感恩每天走過的路,它們都讓我知道我是被愛的。

    閱讀全文
  • [縱橫] 以馬內利退修營——用生命作為最美的教導

    陳文湧/以馬內利之家、生命之家

    親愛的弟兄姐妹,你們好,我是Oscar,現為生命之家導師,以馬內利之家的一份子。

    「以馬退修營」加上由堂主任黃牧師主領這個組合,等同「信心保證」,相信大家都會認同,大概不須多強調就能想像得到有多好。今年是我第三年參與以馬退修營,愈漸覺得,必然要參與的原因,除了是渴慕操練靈性之外,更是要「回家」,與大家一同見證主耶穌基督長闊高深的愛。

    今年的營會,感覺上有很多新面孔加入,先是一班趣致可愛的小朋友,將整個營的平均年齡大大拉低,感謝一班在所不惜帶他們來參與的父母們,此外,更有多位第一次參與的朋友,包括少年團的新助導,也為這個營增添不少生氣。

    在分享營會感受前,請先我容分享少許工作上的體會,出來工作不久,尤其深刻一位記者同事的一句口頭禪:「做人最緊要正常」,作為記者,需要接觸的人份外地多,正所謂「一樣米養百樣人」,同事這句話的含意是:在光怪陸離的世代,「奇形怪狀」的人特別多,人要顯得「正常」似乎變得難能可貴。

    好記得在營中,每每到了午飯、晚餐時分,平時尚且「斯文」的後生一輩,「大食積」的本性還是會按捺不住,當自己枱的食物吃光後,就會四處覓食,好多時找到一個空席,坐下來沒多久,吃完一輪又走了,卻未有藉此機會,與同席的人交流、談天,這些「不夠成熟」、「不夠體面」的行為,或許就如同事所要帶出的,「不夠正常」。

    可是,在以馬這個家庭裡,我確實感受到大家的包容,從沒有一絲的責怪,當我在獻心會分享了以上情況之後的那頓午餐,在我們的桌上,更多的是四面八方來的餸菜,活在以馬,就是有這種「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愛心。

    回到起初提及的那個處境,在工作上,我曾經感到莫大的壓力,是因為要顯得「正常」,就要在動輒得咎的場景中如履薄冰、步步為營,一旦做錯了甚麼,在別人眼中顯得「不正常」,就會迎來千夫所指。

    以馬營讓我們一眾入世未深的小傢伙,聆聽得到許多前輩的經歷,當中往往就是你們人生中的collateral beauty(恩主微妙的安排),使我們在還未撞板前,就已經有你們教導我們如何去做人。當我們有衝動莽撞的時候、當我們有想得不夠透徹的時候,甚至當我們有闖禍的時候,又是你們不厭其煩地去指引我們、提醒我們,與我們同行,碰釘後給我們再次嘗試的機會。

    誠如黃牧師在營中提及,人生能有一個群體,伴行大半生,是何等有福,因為這裡總有人教導自己如何去做人,不是做個「正常人」而已,更是要當一個稱職的基督徒,在世人眼中,我們或許都是「不正常」,但這些堅持的美德,要如劃破黑暗的亮光,雖然刺眼,卻能照亮人心。

    閱讀全文
  • 佈道會籌備之點滴

    文:趙彥德/棋妙策士、神棋種子

    大家好,我是「眾裡尋祂」佈道會其中一位籌委,想藉此機會和大家分享籌備佈道會的點滴。

    還記得在2015年中,有幸參與事奉,籌備「眾裡尋祂」佈道會及相關事宜,對此事奉我心感到興奮莫名,但同時又不禁有些狐疑為何在時間尚早就開始預備?

    猶記得在第一次預備會議前夕,理想當然地預計於開會中,必先會討論各項會議和籌備工作如何開展,我也為此準備,期望不負所託。但我們於會上,首先預備的並不是各項具體事務,反而從我們的信仰根本開始,先尋求靈命的復興。

    正如聖經所說:「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撒迦利亞書四6下)

    信靠神才是佈道力量源頭,這件事給我一個重要的提醒。隨後的日子,在牧者們的帶領下,我們為佈道會訂下主題,為的是以傳講神愛去回應現今社會中重重壓力與不安,使人放下罪擔、得著釋放,從信仰中得著喜樂,使我們能與人同行。

    同工們更提出這次的佈道會不單止是一個聚會,而是福音運動其中一件事件。因為聚會總有完結的一天,但福音運動將會靠著神愛繼續推展,改變你我的生命,將天國價值展現人間。

    及後牧者邀請我們眾人以一分鐘見證去講述神在我們生命中的帶領。當我預備見證時,靜心數算神恩,堅振了我的信心,也許我在其中出力只不過是微小的一分子,神卻會帶領使用。

    弟兄姊妹,大家預備好眾裡尋祂嗎?

    放下重擔得釋放
    言說上帝傳福音
    喜樂佈道心拓闊
    盛載生命靈旅行

    閱讀全文
  • 石屋與「我」

    文:趙清香/史提反之家

    「石屋家園」給我的感覺是很樸實,古色古香的地方。最近我對石屋的印象加深了,就是她是一個愛與堅持的地方。二戰時期建築特色的中式石屋,經活化後名為「石屋家園」,背後有一班熱心的社區工作者無私地、努力地維持保育行動,帶領導賞,並定期舉辦活動。石屋於二月時舉辦了「呼號愛」的手作市集,當中我有幸參與,擺設名為「皂自機」的攤位,擺賣本土全人手製造的天然清潔用品。

    這是我首次「擺檔」,當中我有深刻的體會與感受,亦很感恩主為我所安排,讓我能堅持完成這件事。「皂自機」是我和丈夫之間的約定,在彩虹中,主無條件下的愛,讓彼此許下的承諾。丈夫離世後,留下我與女兒生活,得蒙主的救恩,我們活著有愛。並讓我們藉此機會,用雙手說出「皂自機」的故事。「石屋家園」與「皂自機」都需要更多人認識與接觸,以保存天然和原始,也保存了起初的愛。

    閱讀全文
  • 上帝必保守──石屋參與事奉經驗

    文:譚詠豪/雅比斯團

    當初幹事邀請我到石屋攝影班擔任導師的時候,心裏其實也有點緊張及擔憂,畢竟我本身也是一個容易憂心的人。「我究竟能否勝任作一個公開的授課呢?」當時我的工作時間並不是固定的,多少也會有點心理壓力,最後本著「唔擔心得咁多」的心態答應了。開課前一個禮拜,因先前接下的工作上出了點狀況,我已經多天沒有怎樣睡過,精神狀態不佳,心理壓力極大。在準備教材時,只能把同工的筆記整合了一頓,也來不及練習,平時的我必定會練習數次及不斷的更改內容力求完美,但這次心力交瘁下只能這樣。心想今次必定「死硬」,腦又不靈光,說話又不流暢,預備又不充分,只好向上帝祈禱求智慧及力量,當刻信心仍然不足,不太相信會順利完成。

    上課早上,狀態依然不太佳,身體輕飄飄。場地那些又重又大的木檯並不是一個人能完成設置的,令人鼓舞的是有義工早就到了幫忙準備場地。而更奇妙的事發生在講課過程中,早就沒了意識只餘下身軀的我竟然越講越起勁,好像突然力量充滿似的,而這課也得以順利完成。當下真的感覺是神在作工,這不可能的任務,只有一句經文可以表達「疲乏的,祂賜能力;軟弱的,祂加力量。」(以賽亞書四十29)

    課後與同工分享這次事奉,能將自己攝影恩賜及知識傳授給有需要的人,是一件很奇妙、很喜樂的事。當中也感受到神無比的保守與帶領。我曾多次想過要放棄,或找其他導師來補替,但神在上課時加力予我,其他義工不離不棄支持及鼓勵,加上與同學們深入攝影討論及日後的攝影交流,每件事都顯出了上帝的奇妙及帶領。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