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

要謹慎自守,追求聖潔

文:李志偉弟兄 詩歌、音樂、舞蹈等自古以來都是人類表達情感的一種方法,中國儒家典籍四書五經中的詩經就記錄了從西周到春秋時期中的300多首詩歌,並分成風、雅、頌三類作品:民謠、朝廷樂曲、宗廟祭祀。孔子曰「不學詩,無以言」,由此可知詩歌在一代聖賢心中的重要地位。

廿五年是一個漫長的日子

文: 葉嘉儀姊妹 由構思到完成,比想像中快得多⋯⋯,在詩班的點點滴滴,已植入記憶之內。 詩班陪我走過人生每一個階段,有快樂、有悲傷、有感恩......還有更多更多情誼在這?建立。就在這?跟我的戰友們分享:

躍動的旋律

文: 陳健源弟兄 經常被內子嘲笑我有讀寫障礙,某日收到詩班長的邀請,寫一篇文章有關詩班今年的銀禧慶典,我二話不說立即答應,畢竟是詩班的感恩誌慶,Why Not!透過分享見證,生命可以彼此激勵造就,也是一件美事。 內子加入詩班剛踏入第九年,而我也加入詩班第八年了。她加入詩班及後懷孕,出現一件有趣的事,就是每當練歌或獻詩時,肚子裏的小生命總是隨著詩歌的旋律雀躍地跳動起來,讓她自出娘胎之先已懂得透過詩歌去讚美回應上帝,將生命緊緊地與基督連結起來。 轉眼間小女已經八歲了,回想在懷孕初期,亦有擔心過一連串的問題,例如健康問題、環境問題、學習問題,可算庸人自擾,其實這些在我們看似的問題,在上帝眼中並不是問題。古語有云:「天生天養」,正正表達出先賢早已深明造物主的美意。如經上記載:「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牠。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馬太福音六章26節)看到這話我們便將她交託了。 詩班今年踏入第廿五載,各人數算神的恩典,看到神源源不絕的供給和賜福,總是超乎人想像的,由起初寥寥數位詩班員到今日有六十多位,每年更有新加入的小小初生詩班員。神叫我們在地上要生養眾多,故此詩班喜訊總是此起彼落,似乎大家都不亦樂乎地為未來的詩班儲備接班人。 詩班各人正在籌備各項慶祝活動,甚至見到”25″相關標誌,亦會想起神的恩典並上載Facebook分享。我們今年7月去澳洲途經雪山,上山途中見到路牌25km/h,設計者是想提醒駕駛者注意安全,前面路面彎曲凶險狹窄須格外留神。然而這個標誌也提醒我們,回望過去,當中曾經經歷多少辛酸與危難,但神的恩典夠我們用,縱然每次遇上種種的困難都能迎難而上,「何時我跌倒,何時祢扶持」,從中我們更深刻地經歷到神的帶領。詩班尤像一班利未人,我們專心一意用音樂讚美神,並帶領會眾一同親近神,願神繼續帶領詩班成為祝福萬民的管子。

盡是上主的恩典

文: 鄭耀盛弟兄  2002年,與弟兄姊妹談及來年的事奉,然後有一位弟兄提議說「你的聲線不錯, 不如加入詩班事奉吧。」當時的我其實不太明白永光堂詩班的事奉是什麼回事,只有少許印象在聖餐崇拜會有一群身穿詩袍的人獻詩。可以說我對詩班一點憧憬也沒有,就因為弟兄的提議沒頭沒腦的去報名,然後走進詩班這個家,展開 十四年的詩班事奉。 在神的引領下,我在這十四年事奉的路上不斷作出新的嘗試、承擔。其實我從沒想過,一個從前一直沒有膽量放聲唱歌的人,竟然有幸在祭壇前用歌聲獻上衷心的讚美,心中只有一句「盡是上主的恩典」。當我沒有方向,祂的手牽引我將帶到教會裡;當我膽怯、想逃避時,祂必與我同在讓我有信心、勇氣去承擔和面對;當我沾沾自喜時,祂提醒我乃是靠祂的靈方能成事,教我懂得謙卑降服、倒空自己等候差遣。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神的靈方能成事。(參:撒迦利亞書四章6節下)這經文時常提醒我,要在崇拜中站在前線、以祭司的身分帶領會眾獻祭,必須倚靠上帝。就算我的歌聲再美妙、技巧再好,沒有神的同在也不過是鳴的鑼、響的鈸。 從一個人來去自如,到現在已為人父,事奉已經沒法像年輕時那樣隨意。小女兒出生後,更暫停了差不多一年的獻詩事奉以便照顧家庭。其實我可以選擇就此退下來,但我從未想過要離開詩班這個家、這事奉的念頭。於是和太太計劃兩夫婦一人一個月輪流獻詩並在今年八月再次投入事奉。記得有一次康柏團詩班邀請我們去分享,我說唱詩是沒有年齡限制的,無論年青還是年老我們也可以用我們的歌聲去讚美頌揚那一位創天造地永恆不變的主。真的!我真的深願我能夠為主唱詩直到兩鬢斑白,那個畫面是何等的美麗!

神是我的元帥

文:李潔瑤姊妹 常道神的恩典比海沙更多,真是一點也不誇張。 詩班是我在教會裡回應神呼召的事奉;廿五年來我在這個「家」度過了初出茅廬、與神立約、組織家庭、建立事業、成為父母的每一個人生重要的階段。詩班也經歷了永光堂許多個發展的重要時刻:建堂動土、獻堂、進堂、書院新翼落成、按牧禮、石屋家園、百週年紀念、全球大會。每到這些重要的慶典,詩班的歌聲總會響起,歌頌神奇妙的作為,讚美他的大能。每次被神使用時,心裡總會很感恩和激動。 在詩班事奉多年,一直站在最前的位置帶領群體,亦從未錯過一個永光的大日子。直至2015年初,神賜給了我一個兒子,這是一個我和丈夫都無法即時欣喜消化的事實。對自己來說,更是一個切切實實、要把生命主權交給神的功課。未能參與當年全球大會的事奉,起初若有所失,但我轉念,又感恩神賜我這個可安歇的機會,使我見證生命的奧妙,經歷把生命主權交出而得的自由與豐盛。這事以後,我更確信神是我生命的元帥,我雖不知明天的道路如何,但我確知祂牽著我的手,領我到生命的水深之處。 在詩班早年的日子,我曾與數位肢體有個願景,希望到自己雙鬢斑白的時候,仍能站在台上唱詩讚美,那時我們都認定了唱詩事奉是一生之久的福分。詩班一直是個十分興旺的群體,不過,正當詩班為走過了二十年感恩慶祝之時,黑暗的權勢也暗暗在我們當中尋找可吞吃的對象。牧者說,越站得前的事奉者,越會成為撒旦攻擊的目標。見到身邊一同成長的戰友相繼跌到、離開,心裡很是憂愁難過,自責沒有好好守望肢體之餘,更驚慄看見那惡者使人跌到的技倆,全都始於一個個微不足道的小破口。 以弗所書六章13節寫到:「所以,要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這數年我深切地反省到生命要不斷成長,才能更認識神,信仰要不斷往下扎根,才能更明白神的道,好使所行之路不偏不倚。肢體間不但要互相守望,更要彼此承載、擔代,好使我們能在此路上一直同行到底。過去的五年,雖然經歷過傷痛和困惑,但我實在感謝神的提醒與管教,深信詩班經歷這些試煉,都有神的美意在其中,為要使願意繼續持守的人,靈命更堅更壯。因為站在台上獻祭,的確不是一般的事奉,若不努力達到神的標準,實在不配為獻祭的人。 詩班的班歌 中最觸動我的一句歌詞是:「前來讚美祢哈利路亞, 頌讚聲不應停下」,提醒我不論日子如何,都不可停止讚美。但願神繼續使用我的口和我的手,為祂獻上更美的祭!